武汉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律师案例 武汉离婚律师 35℃

律师1、律师2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律师1、律师2因与被上诉人律师3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9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律师1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律师1一审全部诉讼请求;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律师1承担。事实及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1、本案民间借贷涉及三个当事人,律师1、律师2、律师3均没有主张律师3向律师1借款,一审法院认定律师3向律师1借款错误。要么是律师2向律师1借款,要么借款行为不存在。2、律师3自述向律师1转账200,000元系还款,与本案无关。借贷双方约定的利息是月息2%,借款本金是1,600,000元,两年的利息是768,000元,本息合计2,368,000元。如果借款月息为10%,就不可能出现2,368,000元的数字。3、律师3的银行卡有向律师4转账的记录,但从律师2没有银行卡的情况来看,不能认定律师3的银行卡是其本人使用,而排除律师2使用的情况。本案中,是律师2向律师1借款而并非律师3向律师1借款。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即使本案债务是律师2与律师3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也应该是律师2与律师3承担连带还款义务,而非一人承担一半还款义务,一审法院判决律师2承担一半还款义务,没有法律依据。
  上诉人律师2答辩及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律师1的全部诉讼请求;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律师1、律师3承担。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1、律师2出具的借条所载明的款项并未实际发生,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属于认定事实错误。2、律师1向律师3汇入的款项是用于赌场放贷生意,以律师3的名义进行放码,其与律师3是一个共同投资行为,不是借贷关系。3、律师1与律师3发生经济往来的时间是2011年至2017年,这个时间段表明律师1与律师3之间在本案尚未发生民间借贷时已经有大量的经济往来,律师3与律师2离婚后,律师3与律师1之间也有大量往来。本案所谓的借款金额是律师1与律师3之间往来账目中掐头去0元的追认,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三、一审判决律师2作为共同债务人承担责任属于认定错误。一审判决已查明律师3是本案所涉款项的实际收款人和使用人,且款项用于非法放高利贷,并未用于律师2的经营活动和家庭生活,属于律师3的个人债务,律师2也未对债务进行追认,律师2与本案所涉借款没有关系,不应当承担还款责任。
  被上诉人律师3辩称,认可律师1的上诉请求,借款是律师2个人所借,与律师3无关,请求驳回律师2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律师1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律师2偿还借款本金—元及前期利息(2015年9月1日到起诉之日止按本金2,**** 0元),后期利息以未清偿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6%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自2017年5月8日起计算);二、律师2负担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律师3系律师1妻子的妹妹,与律师2原系夫妻关系,律师1与律师2原系****关系。
  2013年5月14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840,000元,2013年5月23日,律师1向律师3汇款160,000元;2013年8月15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100,000元;2013年8月16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500,000元。2015年8月7日,律师2向律师1出具《借条》,载明“我律师2(身份证号)今借到律师1(身份证号)人民币贰佰叁拾陆万捌仟元整(¥2,368,000元),归还日期2015年9月1日。如到期未还,自愿将海峡创业城二期3号楼5层写字楼一套(425㎡)加上山水星辰33栋3单元801室商品房一套变卖归还律师1的借款。”律师2在该《借条》上签名捺印。2015年8月11日,律师2与律师3协议离婚,其中房屋三处及车辆归律师2所有、无存款、债权债务均由律师2承担。律师1于2017年5月11日诉讼至一审法院,要求如诉称。
  一审审理中,一审法院根据律师2的调查申请,分别调取了律师3在建设银行、华夏银行、招商银行、农业银行、汉口银行开设的账户中2010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的交易明细,根据调查结果可知,2011年12月至律师2与律师3离婚之日(2015年8月11日)期间,律师1共计向律师3汇款3,645,000元,其中律师1诉称三笔借款共1,600,000元出借期间,律师3账户存款余额100万元至200余万元,律师1于2013年5月14日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840,000元后,律师3于次日向律师4转账800,000元,律师1于2013年8月15日、16日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600,000元后,律师3于当日向律师4转账3,000,000元;律师3自2011年12月至律师2与律师3离婚之日(2015年8月11日)共向律师1转账2,285,000元,其中2013年6月24日、7月24日分别向律师1转账各100,000元,2014年7月23日转账200,000元。律师2与律师3离婚之后,律师3与律师1之间仍有少量资金上的往来。
  以上事实有《借条》、律师1提交的银行汇款凭证、离婚证、离婚协议、一审法院依职权调取的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调取的律师3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2013年5月14日、23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共计1,以计入本金的未付利息为705,053元【860,000元×2%×24个月+860,000元×2%÷30天×13天+600,000元×2%×23个月+600,000元×2%÷30天×22天】,故本案债务金额为2,165,053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本案中,律师1于2013年5月14日至2013年8月15日期间向律师3账户转账汇款1,600,000元属实,借款发生在律师2与律师3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律师3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律师1出借的款项绝大部分,律师3在收款后马上转给律师4,而律师4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时陈述2012年至2015年期间其在赌场放贷生意,律师3把钱交给律师4后,律师4向律师3支付高额利息,另外,律师1转账给律师3时,律师3的账户中已有大量资金。由此可见,本案借款并非是律师2因资金困难向律师1请求借款,而是律师3向律师1借款,律师2虽举证证明该借款并非用于共同生活或生产经营,但其在事后向律师1出具了借条,系上述法律规定的对律师3借款的事后追认,该债务应当视为律师2与律师3的共同债务。由于律师1明确表示只要求律师2承担偿还责任,不要求律师3承担偿还责任,故对于律师1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定由律师2承担一半借款本息的偿还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律师2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律师1借款人民币*****元及利息(本金1,082,526.50元,自2015年9月2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至债务清偿时止);二、驳回律师1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3,867元,由律师2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一审法院查明的相关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具体联系到本案中,律师2主张本案所涉借条中的款项未实际发生,律师1主张该借条实际为律师2此前借款1,600,000元结算而来。本院具体阐述如下:首先,律师3在2018年5月25日一审庭审笔录中陈述,其银行卡由其使用,借款大部分给律师2用于经营;律师3在2020年6月12日一审庭审笔录中陈述,其收到律师11,600,000元,该款项给了律师2,但律师2如何使用律师3不知道。从现有银行流水显示,律师1于2013年5月14日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840,000元之前,律师3收款账户余额为1,603,350元。律师1向律师3转账汇款840,000元后,律师3于次日向律师4转账800,000元;2013年5月23日,律师1向律师3汇款160,000元;2013年6月24日,律师3向律师1转账汇款100,000元,2013年7月24日,律师3向律师1转账汇款100,000元;2013年8月15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100,000元;2013年8月16日,律师1向律师3的银行账户转账汇款500,000元,此时律师3该账户余额为3,148,832元,律师3于当日向律师4转账3,000,000元,余额为148,832元。以上可以看出,律师1转给律师3的1,600,000元已经转回律师1200,000元,其余款项转给了律师4;而律师4亦出庭作证,证明上述款项系律师3转给律师4的款项,且并非用于日常家庭生活或经营。因此,律师3陈述律师2借款用于经营的意见,明显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其次,在2017年6月1日原一审庭审笔录中,律师1明确陈述是律师3向其借款,律师1现上诉主张是律师2向其借款,明显前后矛盾。且律师3及律师1均陈述,律师3与律师1除本案所涉借款外另存在借贷关系,律师3与律师1之间在律师3与律师2离婚之后,仍有银行账目往来。基于律师3与律师1之间的特定身份关系及账目往来密切程度,律师1与律师3之间明显存在利害关系;律师1主张本案律师2所借1,600,000元,仅为律师1与律师3银行账目往来的一部分,亦无法与律师1和律师3的其他银行往来予以区分。律师1主张该1,600,000元为律师2向其直接借款,依据不足。再次,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来看,律师1所述该借条金额2,368,000元为此前向律师3转账1,600,000元加两年月息2%的利息结算得来,但律师1与律师3的银行往来频繁,即使按1,600,000元计算,转账时间不能与两年计息时间相对应,亦不能对律师3向律师1的转账200,000元作出合理说明。因此,该借条与律师1向律师3的转账流水不能相互印证形成充足证据链,不能当然得出该借条系此前借款结算而来的结论。综上,律师1不能证明其向律师2直接出借了款项,律师2向律师1出具的借条亦不能与律师3与律师1之间借款相对应,亦无追认的意思表示,不能视为律师2对律师3个人借款的追认;故,律师1与律师2之间的借贷关系不能证明已经实际发生,律师1上诉主张其与律师2之间借贷关系成立且生效,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律师2上诉主张其不应承担还款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律师1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上诉人律师2的上诉请求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
  二、驳回律师1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3,867元,由律师1负担。
  二审案件受理费13,867元,由律师1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潘捷
审判员  张剑
审判员  申斌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八日
法官助理朱越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