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离婚律师陈某与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武昌中华路离婚律师

律师案例 武汉离婚律师 148℃

陈某与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陈某诉被告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蕾适用简易程序,于2020年7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张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诉称,1.请求法院确认登记在被告名下位于沈阳市沈河区的房屋归原告所有,被告协助原告办理房屋更名过户手续(房屋估值50万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4月8日协议离婚,并在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证字号原、被告协商一致签订《离婚协议书》内容如下:张某和陈某经协商,就双方离婚达成如下协议:一、双方自愿离婚。二、沈阳市沈河区的房屋归陈某所有。三、双方无其他争议。本协议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但被告至今不履行协议内容,拒不给原告交付房屋,拒不配合原告办理更名过户手续,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困扰。综上,被告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一、两份离婚协议处理的是不同的财产,内容不发生任何冲突,因此均是合法有效;二、夫妻双方可以对婚前财产婚后财产进行约定,这种约定具备约束力;三、原、被告签署离婚协议后,被告一直拒绝履行其中一份离婚协议,已经违反了约定。根据《合同法》、《婚姻法》的相关法律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判如诉请,以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被告张某辩称,在没有答辩前,根据原告诉请所主张的事实,请求法官允许被告将原、被告结婚时间、被告婚前所有的房屋和原、被告选择登记离婚法定程序中,被告将自己婚前位于沈河区小西路友爱东巷18-2号271房屋赠与原告以及被告已经按照双方在婚姻登记处经过登记的《离婚协议书》的约定履行了全部义务的情况作一简要说明,以便协助法庭查明事实,依法审判本案。一、原、被告结婚的时间是××××年××月××日。二、被告婚前有房屋二处。。三、在登记离婚法定程序中,被告将自己婚前财产671房屋赠与原告的情况和经过:离婚是原告提出的,被告一直没有同意,最后原告下了通牒,再不同意就要到法院起诉。被告是在这种情况下同意离婚的。双方选择的是登记离婚法定程序。当时想的非常简单,写一个离婚协议书交给婚姻登记机关发个离婚证就完事了。所以在去沈河区婚姻登记处登记离婚前,原告与被告商量,提出让被告给其一套房屋,被告同意将自己婚前两处住房中的面积稍小一点的95.11平方米的房屋赠与了原告。后双方拟写了“离婚协议书”(以下简称“未经登记的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归原告所有,实际上95.11平方米的房屋应是671房屋,因当时双方都不在屋处居住,没有核对房屋门牌号,××.11平方米的671房屋误以为是672房屋,拟写在了“未经登记的离婚协议书”上。当日:2015年4月8日,到了婚姻登记处才知道,根本不是原、被告想的那么简单,用原、被告拟写的离婚协议书婚姻登记处是不给你办理离婚手续的,别说是要领离婚证了,就连登记离婚程序都进入不了。按照婚姻登记处的规定要求:离婚协议书必须在婚姻登记员面前签署;而且还必须在婚姻登记处统一制作的《离婚协议书》版本上(以下称“《经过登记的离婚协议书》”)上填写离婚协议的内容。原、被告事先拟写的“未经登记的离婚协议书”根本就没有用上,也不能用。原、被告必须按照婚姻登记处的要求,重新在婚姻登记员面前签署、在婚姻登记处制作的《离婚协议书》版本上填写离婚协议的内容。在填写《经过登记的离婚协议书》前,原、被告还得认真听取婚姻登记员对填写协议内容的具体要求,即“协议书上的内容应是双方自愿达成的,完全真实,并要声明如有虚假,责任自负,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和该协议书注明中:离婚后,协议内容不能更改,如有一方不执行协议内容,责任自负或上诉法院。要求原、被告本着对自己负责的原则,慎重填写协议内容。”在登记员提示和强调后,原、被告又仔细阅读了婚姻登记处制作的《经过登记的离婚协议书》上的上述提示和强调的内容后,在被告认真仔细核对自己婚前《房屋所有权证》时发现,要赠与原告的95.11平方米房屋不是672房屋,而是671房屋离婚手续办完,我回家看了一眼协议发现他只写了一套房,我问他,他说心里难受忘写了。他当时就给我补写了一份离婚协议,说尽快给我过户,我天天催他,他天天说开庭忙没时间。好不容易三个月后给我过了一套,过户很麻烦各种排队,当天也根本没有时间过第二套。”
在庭审中,原告陈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述“离婚时,原、被告都很冲动,在民政局为了离婚就只是写了一个671号房产,离婚后双方到家,原告觉得不平衡,就想要将672号房产要回来,被告同意了,就又写了一个协议”,“根据原告陈述,当时虽然是冲动离婚,但双方没有离家,在将671过户完成后,双方就彻底分居了。然后被告返还,拒绝将672房屋登记过户”。原告陈某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述“是被告提出离婚,原告口述当时没有马上同意,是持续了一段时间,是否提出离婚条件代理人不清楚”。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原、被告在民政部门签订的离婚协议日期与原告陈某提供的其二人自行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日期相同。被告张某婚前即购买两处涉案房产即沈阳市沈河区产和671房产。被告张某主张仅答应给原告陈某一处房产,在民政部门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对原告陈某提供的其二人自行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的变更。原告陈某主张其二人自行签订的离婚协议是对在民政局签订协议的补充,故主张沈阳市沈河区产所有权。根据原、被告自行签订的离婚协议内容“张某和陈某经协商,就双方离婚达成如下协议:一、双方自愿同意离婚;二、沈阳市沈河区屋归陈某所有;三、双方无其他争议”,原、被告系就离婚达成的协议,且第一项为双方自愿同意离婚,在签订该协议时应属于尚未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此后到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登记签订的离婚协议系对原协议的变更,将沈阳市沈河区产变更为671房产归女方所有,且原、被告于2015年6月10日已办理完产权变更手续。原告陈某主张其二人自行签订的关于沈阳市沈河区产离婚协议是对在民政局签订协议的补充,但原告陈某对于民政部门的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昌离婚律师陈某与张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武昌中华路离婚律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