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婚姻相关 武汉离婚律师 134℃

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等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被上诉人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以下简称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原审被告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丰台区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1月1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由该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主张涉案房产是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父母出资为其购买,属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个人财产;即便涉案房产系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取得该房产也并非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无偿转移,双方系基于解除婚姻的人身关系、共同财产的资金来源等综合考虑后进行的财产分割;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离婚分割财产的行为并未减损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财产,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的执行案并非无财产可供执行。
  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述称,同意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上诉意见。
  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要求判决:1.撤销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离婚协议书》第二条第一、二项中分割婚内财产的约定;2.撤销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离婚协议书》第三条中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约定;3.本案诉讼费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海南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7月1日,作出(2019)海仲京字第14号裁决书、于2019年8月5日作出裁决书,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的《借贷合同》载查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于2018年11月26日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1200000元,借款期限自2018年11月26日至2018年12月25日,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于2018年11月26日将1200000元交付给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于2018年12月25日还款24000元,此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未再还款;裁决: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归还申请人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借款本金1200000元及逾期利息(逾期利息以1200000元为基数,利率按年利率24%,自2018年12月26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
  2019年8月,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裁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补正裁决,原因是暂时没有还款能力。
  2019年5月27日,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签署《离婚协议书》,其中第二条中约定对于婚后共同财产:1.位于的房产,归女方单独所有,该房屋贷款由男方偿还;2.婚后一辆保时捷(×××)轿车,归女方单独所有,该车辆贷款由男方偿还。
  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认为在仲裁期间,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签订《离婚协议书》约定将房屋、车辆全部转移给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名下,属于无偿转移财产、恶意逃避债务的行为。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和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主张涉案房屋购买于2017年,成交总价是1025万元,房款来源是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父母出资和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贷款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提供其父母出售房屋的房屋买卖合同、其购买涉案房屋的买卖定金协议书及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显示其父母出售房屋的价款是480万元、310万元,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主张其余的房款是由其向案外人韩琢借款所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主张保时捷(×××)轿车系购买于2017年,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支付了首付款和贷款。
  另查,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于2012年3月10日登记结婚,位于北京市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某某院某某某某楼某某某某202的房屋登记在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名下,登记时间是2017年4月24日。
  一审法院认为,位,位于北京市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某某院某某某某楼某某某某202的房屋系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和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为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和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主张涉案房屋是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父母出资购买故应属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个人财产,经查,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父母出售房屋的时间均晚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购买涉案房屋的时间,且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父母出售房屋的购房款亦不足以支付涉案房屋的房款,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亦认可其通过个人贷款方式另行支付了部分房款,故法院对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对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享有的债权形成于2018年11月26日,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在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就债权债务纠纷申请仲裁案件审理期间,在明知自己的债务尚未清偿的情况下,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签订《离婚协议书》,将夫妻共同财产中的大额财产约定为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所有。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对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享有的债权经海南仲裁委员会确认为合法债权后,发现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因未能发现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其他可供执行财产,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对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享有的债权无法实现。因此,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通过签署离婚协议书的形式将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享有的夫妻共同财产约定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所有,属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将自己的财产无偿转移的行为,导致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无力清偿债务,已经对债权人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的利益造成损害,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请求撤销《离婚协议书》中分割婚内财产约定,于法有据。撤销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在(2019)海仲京字第14号裁决书及(2019)海仲京字第14-1号补正裁决书中确认的债务范围是本金1200000元及相应利息,而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在《离婚协议书》中处分的财产有位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70号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2层4单元202的房产及一辆保时捷(×××)轿车。从市场价格水平的角度考虑,位于丰,位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某某院某某某某楼某某某某202的房产的价值应足以负担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对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的债务作为财产标的具有不可分割性,故法院对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关于撤销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于2019年5月27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关于“位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70号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2层4单元202的房产归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单独所有、该房屋贷款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偿还”的约定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关于撤销“保时捷(×××)的轿车归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单独所有、该车辆贷款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偿还”的约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财产转让行为撤销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在债权限额范围内受偿。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另要求撤销夫妻共同债务约定,缺乏依据,法院对其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于2020年10月判决:一、撤销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于2019年5月27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关于位于北京市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70号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2层4单元202的房产归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单独所有、该房屋贷款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偿还的约定;二、驳回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自愿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签订的《离婚协议书》明确记载位于北京市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70号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2层4单元202的房屋系双方夫妻共同财产,该房屋购买时间亦系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现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又主张上述房屋系其个人财产,本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信。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离婚协议书》签订于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的仲裁案件审理期间,《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将夫妻共同财产中的房屋、轿车等重要财产均归属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个人所有,同时上述房屋、轿车的贷款均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一人负担,一审法院根据上述情况认定构成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情形,对于众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公司行使债权人撤销权提出的合理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并无不当。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原告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 洁
审 判 员 耿燕军
审 判 员 张玉贤
二〇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方浩然
书 记 员 王远征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武昌婚内财产约定律师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