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律师 武汉抚养权纠纷律师

离婚资讯 武汉离婚律师 133℃

庞某与吴某甲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庞某与被告吴某甲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黄兴愉独任审判,于2015年5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陈媛担任庭审记录。原告庞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徐为强和被告吴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吴仁贵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03年初认识后便同居生活。××××年××月××日生育长子吴某丙,××××年××月××日生育女儿吴某乙,××××年××月××日生育次子吴某丁。原、被告非法同居生养二男一女,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原、被告在共同生活中,被告经常对原告实施暴力和打骂,为此,原告于2012年回娘家居住后又外出打工,至今与被告互不往来。现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原、被告的非婚生儿子吴某丙、吴某丁、女儿吴某乙由原告抚养,不要被告支付抚养费。
原告为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及被告的质证意见如下:
1、身份证,证明原告的身份情况。
2、户籍登记证明,证明原、被告的户籍情况及三个子女的基本情况。
质证后,被告对原告的证据均表示无异议。
被告吴某甲答辩称,原、被告同居生活已有十多年了,是有感情的,如果原告愿意和被告结婚,被告是同意的,两人共同抚养三个小孩。如果不能和好,三个小孩由被告抚养,由原告每月支付1500元抚养费。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及原告的质证意见如下:
(新塘村委会的)证明,证明原、被告三个子女的基本情况以及原告离开被告家的时间。质证后,原告称其是2011年出走的,不是2008年。
本院对本案证据的分析与认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1、2是公安机关核发的证件和出具的证明,这些证据来源合法且具有真实性和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提供的新塘村委会的证明,原告质证时仅认为该证明中证明其离开被告家的时间有差议,其余无异议,村委会对证明原、被告间的生活状况缺乏证明效力,该证明中证明原、被告三个子女的基本情况方面与本案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认定。
综合本院依法确认的证据和原、被告的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2003年初,原告庞某与被告吴某甲认识后便同居生活。双方同居期间于××××年××月××日生育长子吴某丙,××××年××月××日生育女儿吴某乙,××××年××月××日生育次子吴某丁,至今,原、被告未办理结婚登记。原告称其于2011年(被告称是2008年)回娘家居住后外出打工,至今与被告互不往来。原告离开被告后,三个子女均是被告抚养。2015年4月15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请求判决原、被告同居期间生育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均某,不要被告支付抚养费。诉讼中,变更子女由原告抚养,要被告支付三个子女的一半抚养费。另查明,现在原、被告均是外出大工维持生活,原告称其月收入3000元,被告称打工收入4000元至5000元。
本院认为,原、被告虽然同居生活十几年,且也生育了三个子女,但双方至今未办理结婚登记,故原、被告不属合法的夫妻关系。但是,对于原、被告同居期间生育的子女,《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明确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岐视”。原、被告同居生活期间,共同生育了三个孩子,原、被告对这三个孩子均有抚养义务。至于子女的抚养问题,大儿子吴某丙已年满十周岁,其个人愿意跟随被告生活,本院尊重其个人意愿;女儿吴某乙和儿子吴某丁一直在被告家生活,在那里已有一个熟悉的生活环境,另因原告离开被告家已多年了,所以,女儿吴某乙和儿子吴某丁由被告抚养较利于其健康成长。原告不直接抚养儿女,依法应承担一定的抚养费,鉴于原告目前的经济收入状况,原告支付三个子女的抚养费可以每人每月支付300元为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庞某与被告吴某甲同居期间生育的儿子吴某丙、吴某丁及女某,由原告支付三个子女的抚养费每人每月300元,自本判决生效之月起支付,直至每个子女年满十八周岁时止;
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原告庞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50元(款汇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诉讼费汇缴专户,账号73×××20,开户行:农行钦州分行榕树分理处)。逾期不交,又不提出缓、减、免交申请的,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黄兴愉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  陈 媛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律师 武汉抚养权纠纷律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