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岸区离婚律师 江岸离婚律师 江岸区离婚纠纷律师

协议离婚 武汉离婚律师 104℃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甲。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某因与被上诉人王某甲离婚纠纷一案,不
原审法院认定:黄某、王某甲经人介绍相识后于2008年同居生活,××××年××月××日在瑞安市民政局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女儿王某乙。黄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于2014年4月18日、2015年5月13日二次向桐庐县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均被判决驳回。现黄某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于2016年2月5日第三次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双方当事人离婚;婚生女王某乙由黄某抚养,由王某甲支付女儿生活费每月1000元,教育费、医疗费由双方当事人各半负担;3、本案诉讼费用由王某甲承担。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王某甲提供的证据,其目前身体尚未恢复,需要生活上和精神上的照料,黄某应当履行夫妻互相扶助的义务。综合本案实际,对黄某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一时难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驳回黄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黄某负担(已交纳)。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黄某不服,向本院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采信证据严重不公。1、原审判决无故遗漏本案夫妻双方感情是否已经彻底破裂的事实认定,系认定事实不清。离婚纠纷案件审理,最重要的争议点就是夫妻双方感情是否已经彻底破裂,这是法院判决当事人双方离婚与否必须查明的充分且必要的前提(当事人同意离婚,但因其它争议协商不成而作出离婚判决的除外)。即,若法院判准双方离婚,就应以认定双方的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为前提;若不准予离婚,也应以认定夫妻双方间尚有感情,具有和好可能为前提。然而,本案原审判决竟然无故遗漏对该项关键事实的认定,既未认定双方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也未认定双方尚有感情,具有和好可能。因此,原审判决系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认为,本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双方的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再无和好可能和必要,故依法应当判准双方离婚。2、原审判决在证据采信上违背了证据认定规则,对上诉人极为不公、不利。原审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已明文表示“均予以认定”,但却并未根据上诉人提交的前两次诉讼的民事判决书所反映的事实,作出当事人双方经两次判决不准离婚仍无法和好、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的认定。一审也未充分结合三次离婚诉讼期间,被上诉人屡屡表现出其实际上也想离婚,却均因其太过贪婪和其它无理要求才致使无数次协议离婚未果;被上诉人采取各种手段追踪、威胁、恐吓上诉人;到上诉人原代理律师的律师事务所寻衅滋事,还多次到上诉人的工作单位闹事等导致双方冲突不断升级,关系持续恶化,从而认定被上诉人并非真心想要维持婚姻而是给离婚附加条件。如此判决导致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形同虚设,失去其应有的意义。原审对被上诉人提供的唯一证据《门诊病历》,虽已明文表示“无法证明其所要证明的内容”,但却在判决书的“本院认为”部分陈述到:“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其目前身体尚未恢复,需要生活上和精神上的照料,原告应当履行夫妻互助扶助的义务”,变相将被上诉人提供的本不被采信的证据作为定案的依据,并据此驳回了上诉人的离婚请求。这明显有违证据认定规则,并致使判决文本本身自相矛盾,影响判决公信力。同时,原审该次违规采信证据的行为,人为地直接导致了上诉人再次败诉的结果。上诉人原审提交的两份民事判决书足以证实双方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法院给予两次机会仍然无法和好的事实。被上诉人提交的《门诊病历》不仅已不被采信,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且该病历本身也只能证明被上诉人过去的病情,而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开庭和判决时身体尚未恢复、需要专人照料;相反,该病历反倒能证明被上诉人在手术治疗之后近两年病情相当稳定,没有复发,身体恢复得不错,甚至很可能已经完全恢复。退一万步讲,就算被上诉人在判决时身体未完全恢复,原审也不应完全忽略双方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因为法院判决离婚与否的法定依据是夫妻感情是否已经彻底破裂,而非其它。法律也未规定一方患病,另一方无论如何不得离婚。况且,本案被上诉人的病情并不严重,也不需要专人照料,生活完全能自理且有劳动能力。二、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条文本身准确,但判决结果却违背该条文规定,自相矛盾,系适用法律不当。原审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条文是《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但原审法院却又在明知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两次判决不准离婚仍未能和好,第三次起诉离婚经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作出了与该款法律条文背道而驰的判决。上诉人认为,原审法官作为专业法律人士,断然不会犯如此之低级错误。之所以会如此,其实是因为其受到来自被上诉人的过分纠缠的压力,迫于无奈,不得已才违背原则作出那样一个畸形的判决。原审判决书第3页倒数第4行,被上诉人声称:“如果法院判决离婚的话,被告要找到法院的”,该处已体现被上诉人的纠缠和威胁行为,原审法院的某些工作人员、上诉人的原委托律师、同事、亲友、工作单位都领教过。所以现在根本没人敢再出面给上诉人提供帮助,就连瑞安的律师也因此拒绝为上诉人代理。因此,上诉人希望二审法院能够不畏“强势”,本着法律主张的公平、正义精神原则还原本案事实真相,还上诉人一个公正的判决。三、本案系上诉人第三次起诉离婚,原审判决再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没有任何事实理由和法律依据,判决明显错误。1、双方本就婚姻基础薄弱,婚后常年分居两地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夫妻感情,加上被上诉人长期不务正业,没骨气、没担当还经常与上诉人吵架,并殴打、性虐待上诉人,更在第一次起诉离婚后长期对上诉人进行人身威胁,并对上诉人的亲友、同事、用人单位领导进行威胁,使得上诉人完全丧失人身和精神上的安宁,失去朋友,更使得上诉人有家不敢归,长期居无定所,以致上诉人的工作、生活和人身安全根本不能得到保障,且求助无门。基于如上种种,上诉人现在整日身陷威胁和恐惧之中,精神几乎彻底崩溃。若再不判准离婚,很难想象会发生怎样的后果。若非夫妻感情确已彻底破裂,双方视彼此为仇敌,被上诉人不同意离婚只是为了索要巨额钱财而已,上诉人又何以至此。因此,一审法院继续拖延判准双方离婚只会进一步恶化双方的关系,滋生无谓的事端,而绝不会使事态得到好转。2、原审判决以被上诉人身体尚未完全恢复,需要生活和精神上的照料为由,不准双方离婚不仅没有依据,也是十分不可取的。就算需要照料,试想夫妻关系已经彻底恶化的两个人,彼此还会尽到相互扶助和照料义务吗?那所谓精神上的照料岂不是空谈?不相互折磨都已是万幸。原本看在孩子的份上,上诉人可以不计前嫌,必要时在能力范围内适当给予被上诉人一定的照顾。但被上诉人采用如此恶劣之手段,逼得上诉人无路可走,叫上诉人怎么还能精神安慰被上诉人?上诉人自己被伤害的心灵又有谁来安慰?事实上,留在被上诉人身边,只是更方便被上诉人折磨、蹂躏上诉人而已。若非在起诉离婚之前,上诉人已给过被上诉人无数次机会,但被上诉人均未能痛改前非,且变本加厉,上诉人确实无法忍受,否则上诉人又怎能宁愿割裂家庭。因此,意图通过维持一段痛苦的婚姻来改善双方关系,并使被上诉人生活上得到照料、精神上得以安慰根本就是无稽之谈。3、从社会效果和司法效果来看,本案判准双方尽早离婚远好于不准离婚。司法途径是公民权利的最后保障,每个当事人都是在万般无奈,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选择走向法院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对于上诉人而言,由于是家庭矛盾,没有一个非司法部门能真正介入解决其中的纠纷,上诉人被辱骂、被打、被性虐待,又遭受各种压力和威胁很难取证,只能自己忍受,使得上诉人过着非常人的生活,极其痛苦。孩子被被上诉人强行带走,上诉人没办法和其联系和见面因此,法院若再不维护上诉人的权益,上诉人就真的可能走投无路,生无可恋。相反,若早点判准双方离婚,双方都能早日开启新的生活,至少可以免去两人长期精神紧绷,深陷痛苦的生活现状。另外,对于夫妻感情确实早已破裂,绝无和好可能,且被上诉人人身危险性极高,法院若一再拖延判决离婚也只是浪费诉讼资源,进一步拖累当事人,还极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风险。四、婚生女王某乙依法应由上诉人抚养,抚养费由双方各半负担。结合本案来看,被上诉人不仅长期不务正业,没有固定住处和收入,也没有能力自己抚养孩子。其性格又十分暴烈,人身危险性极大,故孩子若给其抚养将明显不利于孩子的成长。而孩子现在是上诉人唯一的精神寄托,上诉人坚信离婚之后自己能够抚养和教育好孩子。因此,上诉人要求婚生女王某乙由上诉人抚养,抚养费依法由双方各半负担。在孩子归上诉人抚养的前提下,上诉人同意自己承担全部的抚养费用。五、本案双方并不存在财产等其它争议,被上诉人所谓的财产分割系无理要求。其要求上诉人支付手术费的说法更是毫无理由,因被上诉人根本无需继续手术治疗。就算需要,被上诉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也具有完全的生活自理能力,完全没有理由要求上诉人支付手术费用,也无理由要求上诉人支付任何其他费用。综上,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王某甲答辩称:一、王某甲于2014年被诊断为右上颌牙源性肿瘤,一期手术费已经10多万元,后因出脓再次开刀。该肿瘤复发性极强,需长期每周复诊、换药并观察,同时行抗脓治疗及营养康复治疗。自手术后2年移植的骨头上一直没有长肉,医院一直催王某甲行三期、四期手术,但由于庞大的医药费而无法继续治疗。自从移植手术之后被上诉人一直没有力气从事工作,现在每周复诊的医疗费和吃饭都成了问题。被上诉人母亲现脑出血后中风长期卧床,父亲现年85岁,女儿9岁读一年级,全家都靠被上诉人父亲一人的退休工资看病吃药生活,极其困难。2014年底,县交通局、人事局、民政局、统战部、桐君街道先后联系被上诉人了解情况,给予了救助。上诉人长期对女儿不闻不问,女儿与其关系也不好,且上诉人种种表现反映其精神状态有问题。被上诉人一直以来,坚决不同意离婚,因为被上诉人至今深爱着上诉人,两人大龄结婚不容易,双方都要珍惜,女儿缺乏母爱,被上诉人愿意日后搬到瑞安,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女儿也表示不愿父母离婚,她去瑞安读书也可以。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供新证据。
本院查明
经审理,本院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虽上诉人之前已两次诉请与被上诉人离婚,但夫妻之间具有相互扶助的义务,现被上诉人的身体状况确未完全恢复,且具有挽回夫妻感情的意愿和计划。综合本案案情,一审未支持上诉人离婚的诉请并无不当。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实体处理恰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黄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傅东红
代理审判员王超
代理审判员韦薇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书记员史杰馨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江岸区离婚律师 江岸离婚律师 江岸区离婚纠纷律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