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夏协议离婚律师

协议离婚 武汉离婚律师 36℃

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与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与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杨世庆适用简易程序于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邱丹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吴文渊,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武汉协议离婚律师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判令撤销原被告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条款,依法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2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损害赔偿金***万元;3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年××月××日双方登记结婚,2017年11月开始分居***年2月7日离婚协议书约定: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时女方未怀孕;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原告的父母为购买该房屋支付约万元首付款及过户费,并一直负责该房屋的还贷。在原被告分居后生产一名女婴。经推算,被告在双方分居之后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办理离婚手续之前即怀孕,原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被告签署上述离婚协议书,作出不利于自身的财产处分行为,故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辩称:1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离婚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真实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合法有效;2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诉争房屋分割时,双方确认的房屋市值约万元,低于市场价,且原告谎称剩余120万元贷款,以此计算出补偿金额,若重新分割,应对房屋市值评估后予以分割,被告得到的补偿也会高于万元;3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被告在签订离婚协议时不存在欺诈原告的情况,离婚协议中是格式条款,且是否怀孕并不是财产分配的依据,被告本人也并不知道自己已怀孕,被告虽存在过错,但原告亦出轨在先,双方过错相当;四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双方结婚后父母出资为双方购房应视为父母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且房屋登记在原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被告双方名下,离婚时应予平均分割。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与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未共同生育子女。
2016年6月13日,武汉协议离婚律师及《补充协议》,约定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共同购买坐落于武汉市成交价。
2016年8月1日,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取得诉争房屋所有权,不动产登记证号:,不动产权证书载明登记权利人为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共同共有。
2016年8月8日,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作为借款人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省分行签订《个人住房(商业用房)借款合同》,贷款85万元,以诉争房屋作抵押,并于2016年8月12日办理抵押登记,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为抵押人。截止2018年2月7日,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尚欠银行贷款本金810017元。
2018年2月7日,双方在武汉市武昌区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离婚证字3)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协议书主要内容:现因性格不合导致夫妻感情已经完全破裂,亦无和好可能,现经双方协商,就离婚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财产分割及债权债务等事项达成一致意见,签订本离婚协议书,内容如下:“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男女双方自愿离婚,双方无子女,办理离婚登记时女方未怀孕。二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1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房屋:夫妻共同所有的位于武房屋(以下简称“诉争房屋”)所有权归男方个人所有。该房屋目前已办理不动产权证,登记在双方名下,女方须在男方通知其办理房屋过户手续之日起七日内配合办理完毕该房屋的过户手续。男方向女方支付元(大写:人民币壹佰贰拾万元整),男方按照以下方式分二期向女方支付:(1)第一笔款项:男方于本协议签订之日向女方支付元(大写:人民币玖拾万元整);(2)尾款:男方于2018年5月31日前向女方支付剩余尾款0元(大写:人民币叁拾万元整)。2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其他财产:双方婚后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及首饰归各自所有。3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关于夫妻共同财产已全部分割完毕,对于支付及过户条款双方均应遵守,否则违约方应向守约方支付10万元违约金。三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债权与债务的处理:婚后房屋的剩余贷款由男方负责偿还,即男方承担该婚后房屋所欠银行贷款债务,女方不承担该婚后房屋所欠银行贷款债务,双方确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发生任武汉协议离婚律师其他共同债务,任武汉协议离婚律师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双方无共同债权。”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均在协议尾部手写“我自愿离婚,完全同意本协议的各项安排,亦无其他不同意见,并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另查明,2017年11月,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开始分居。期间,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出轨,并于2018年3月1日经湖北省妇幼保健院检查确认怀孕;××××年××月××日,湖北武汉离婚律师苏格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生育一女,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当庭确认系其婚内出轨生育,非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之女。
审理中,双方均陈述,2018年2月7日,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共同确认诉争房屋当时市值约370万元,尚欠银行剩余贷款按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提供的120万元数字计算,房屋市值减去剩余贷款的余额,双方大致平均分割,并在《离婚协议》中确认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应补偿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的金额为120万元。双方办理离婚登记后,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已偿还银行剩余贷款并按约向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支付了120万元;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亦配合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将诉争房屋不动产权变更登记至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名下,至此,离婚协议中确认的事项双方均已履行完毕。
现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以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在签署离婚协议时存在欺诈情形为由,诉至本院,诉请如前。
经本院组织调解,双方未能就本案实体处理达成一致意见。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结婚证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离婚证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离婚协议书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武汉市存量房居间(买卖)合同及补充协议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借款合同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不动产权证书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银行流水清单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住院病案首页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超声检查报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剖宫产手术记录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出院记录及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与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自愿达成离婚协议并对财产进行了分割,双方已按离婚协议办理了离婚登记,《离婚协议书》均系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协议离婚不仅要双方自愿申请,而且要具备“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的法定条件,婚姻登记机关经过形式和实质审查的才可办理离婚登记并发给离婚证。原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被告在《离婚协议书》上明确表示:“我自愿离婚,完全同意本协议的各项安排,亦无其他不同意见,并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办理离婚登记后,双方亦按照协议约定对财产进行了分割,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已协助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办理了诉争房屋的不动产权变更登记,据此应当认定离婚协议所涉房屋分割约定系双方间就财产分割达成的一致意思表示。
本案争议的焦点,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婚内出轨并怀孕,是否构成欺诈?
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时签署《离婚协议书》中约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双方无子女,办理离婚登记时女方未怀孕”,现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以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在婚内出轨并怀孕,违反了上述约定,构成欺诈为由诉至法院。因离婚不仅涉及婚姻关系的解除,还涉及孩子抚养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财产分割等问题,从双方协议看,该条实际是对孩子抚养问题的确认,即确认双方婚内未共同生育子女,离婚时女方是否怀孕并不是双方财产分割中的附加条件,这里的“怀孕”意指婚内正常怀孕,本案中,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对婚内出轨(非正常怀孕)的事实不持异议,其抗辩签订离婚协议时并不知晓自己已怀孕并未刻意隐瞒的辩称意见,并不能对抗婚内已出轨并怀孕的事实,其结果已构成欺诈,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签署了《离婚协议书》,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应对该欺诈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另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并未将差欠银行剩余贷款金额进行查询后告知,而是口头告诉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差欠银行剩余贷款为120万元,与实际核查的810017元有较大出入,对此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亦存在一定过失。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八条的规定“一方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对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主张撤销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分割条款,依法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意见,本院依法予以部分支持。本案中,离婚时涉案房屋的权属已登记至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名下,双方对于房屋出资的多少并不影响房屋权属已归于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共同共有的事实,结合本案涉案房屋的不动产证现已变更登记至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名下,以不改变房屋权属为基本要素,参照双方离婚登记时对房屋的市场价值确认,以及本案核查的房屋实际差欠银行剩余贷款本金金额,综合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欺诈行为成立,及双方的过错程度,对涉案房屋的比例进行重新分配,房屋仍归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所有,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向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进行货币补偿,由原来的扣除剩余贷款后的50比50,调整为65比35,也就是由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按房屋的实际价款的35%向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进行货币补偿,即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应向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补偿1011494元。
关于损害赔偿,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婚内出轨确实违反了夫妻忠实义务,存在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的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恢复名誉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消除影响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赔礼道歉。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恢复名誉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消除影响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案中,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的婚内出轨的行为确属不妥,结合双方当时已经分居,在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怀孕及生产期间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均未对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及新生儿予以照料或者倾注于情感,且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婚内出轨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离婚后生子的行为并未对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实际造成严重后果,因双方实际已经离婚,损害行为亦已不再持续,故本院对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主张的要求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对其进行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八条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九条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第三十一条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第四十六条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第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退还房屋补偿款******元;
二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驳回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6500元,减半收取8250元,由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湖北武汉离婚律师事务所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各负担4125元(此款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已垫付,由被告湖北武汉离婚律师某直接给付原告武汉协议离婚律师某)。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江夏协议离婚律师

喜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