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遗产律师 武汉离婚遗产律师 武汉离婚遗嘱律师

遗产继承 武汉离婚律师 103℃

桑某1、桑某2遗嘱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桑某1、桑某2因与被上诉人张某1,原审被告桑某3、桑某4、桑某5遗嘱继承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平泉市人民法院****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1月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
  上诉人桑某1、桑某2上诉主要提出:1、请求依法撤销河北省平泉市人民****判决;2、依法改判或发还重审。3、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1、案涉房屋实际所有人原为二上诉人桑某1、桑某2父亲桑某6和母亲王某1,桑某6去世后,桑某6的份额由王某1代管。而房屋赠与协议,应认定为王某1将自己所有的房屋份额赠与给被上诉人张某1,而属于桑某6的部分,王某1无权处分,也不能因上诉人桑某1、桑某2在协议上签字就视为上诉人桑某1、桑某2同意将其应继承的桑某6的份额赠与给被上诉人张某1。且签订该协议并非王某1真实意思表示,系原审被告桑某3、桑某4、桑某5与被上诉人张某1恶意串通,意图侵害二上诉人桑某1、桑某2合法继承权,且在赠与协议签字时,被上诉人张某1及原审被告桑某3、桑某4、桑某5未对该协议进行说明,存在重大误解,该赠与协议应属无效。王某1晚年一直是二上诉人负责赡养,被上诉人张某1及原审被告桑某3、桑某4、桑某5不尽赡养义务。2、根据《民法典》第六百五十七条、第六百五十八条规定,该涉案房屋并未过户到被上诉人名下,该协议并未发生效力,二上诉人有权撤销属于自己应当继承的桑某6份额的赠与,且撤销该赠与不违背法律、道德和公序良俗。一审法院以该协议签订的目的是为了履行亲情道德上的义务,定性其为不可撤销的赠与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一审法院对于农村宅基地上的房屋能否转让出现认识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宅基地的产权是属于村集体的,宅基地上的房屋原则上不能赠与本村集体以外的人。本案中,被上诉人张某1早已随母亲将户口迁出,不是该村集体组织成员,无权接受农村宅基地上房屋的赠与。
  张某1答辩称:一、涉案房屋赠与协议有效。涉案房屋赠与协议系王某1将其所有的房屋份额和由其代管的桑某6的遗产一并赠与张某1,并取得了所有桑某6的第一顺序继承人的签字同意,不存在无效的法定情节。二、被答辩人混淆概念,适用法律错误。宅基地所有权是集体的,而房屋的所有权是个人的;房屋与宅其地是不可分的,但房屋是可以买卖、赠与的,按照“地随房走”的原则,取得房屋所有权的人,自然取得该宅基地的使用权。三、该房屋赠与协议符合亲情、道德范畴,按法律规定不可撤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桑某5答辩称:赠与协议真实有效,涉案房屋依据赠与协议应归被上诉人张某1所有。
  原审被告桑某4、桑某3未到庭未进行答辩。
  张某1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将坐落于平泉市房屋归原告所有;2、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赠与人王某1及其配偶桑某6分别于2017年8月5日、1994年3月死亡。王某1、桑某6共生育6个子女,分别为桑某1、桑某3、桑某2、桑某4、桑某7、桑某5,桑某7于年月日与杨某1结婚,婚后生育一子桑某6(后改名张某2、张某1),后桑某7、杨某1于1995年离婚,1997年11月28日桑某7与周某1再婚,年月日生育一子桑某7,2003年7月19日桑某7死亡。2006年王某1以继承其子桑某7遗产为由,以张某2(张某1)、周某1、桑某7为被告起诉至本院。本院于2006年8月29日出具****,确认该案涉房屋归王某1所有(桑某6的份额由王某1代管),周某1给付王某128726.08元、给付张某246455.41元、桑某7应分得的遗产份额由被告周某1代管,该判决履行内容已执行完毕。对王某1与各被告签订房屋赠与协议的准确时间,被告桑某5认为是2011年7月13日,被告桑某1称2011年签订协议不对,签订时间我记不清了,当时是我喝酒喝多了,我有点老年痴呆。被告桑某2称,我认为没有时间,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年限记不住了。被告桑某4、桑某3未出庭参加诉讼,在其答辩中称签订该协议的时间是2011年,未说明具体日期。该房屋赠与协议签订后,被告桑某1曾与原告张某1去公证处进行公证,公证机关未予公证。2018年8月20日原告张某1将该案涉房屋租赁给袁某1使用,租期一年,2020年7月5日原告张某1与张某3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将该案涉房屋租赁给张某3使用,在此期间原告曾于被告桑某1因案涉房屋院内土地问题发生纠纷。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遗产律师 武汉离婚遗产律师 武汉离婚遗嘱律师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