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离婚财产律师 刘某1与刘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子女抚养 武汉离婚律师 126℃

刘某1与刘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再审申请人刘某1因与被申请人刘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某1申请再审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刘某1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将案件发回重审,判令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刘某2承担。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错误,侵害了刘某1合法的民事权益。1.刘某2持有的本案两笔诉争财产****在签订离婚协议时刘某1并不知晓刘某2的实际理财项目、盈亏情况,是否还存在。从微信记录、双方银行明细等证据可知,刘某1银行账户由刘某2全权掌控操作,网银U盾从***日中午、从6月17日中午-8月31日都在刘某2手中,从刘某1账户转款均由刘某2操作,到账后他实际做了什么,并没告知刘某1。离婚时刘某1不知道刘某2持有的百余万诉争财产,还源于本案的特殊性,双方都承认是突然离婚,8月1日当日提出、当日办理的离婚,而且,在离婚前7月26-28日正常过日子期间(起码刘某1无离婚之意),双方经历了给即将****活费的特殊事件,刘某2说理财亏空、表现得捉襟见肘没钱了,极其窘困。离婚协议录音证明,离婚时刘某2仍坚称没钱了,并哭穷、卖惨、耍无赖,而刘某1的言行、表现,继汇款之后再次证明,已经完全相信了双方名下已没有大额资金。诉争财产在双方协议离婚时并未处分、未涉及。录音证据证明,离婚未涉及、未处分诉争财产,且《离婚协议书》本身没有约定、涉及诉争财产。2.原审法院的案件审理存在错误。原判的审判思维错误,并且对“是否已处分完毕”之焦点事实都未予以明确。二审判决采信刘****款等无证陈述,严重违背了《离婚协议书》。离婚协议第三条第(2)款约定的“109万贷款由男方负责归还”、“收房费用由女方负责”与第(1)款约定的“存款:各自名下的存款和理财产品归各自所有”都是各自独立的条款,区别约定毫无关联,更不是互为前提、相互牵扯。何况离婚协议还有第五条作废条款的排他性。3.原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由于原审法院审判过程存在上述诸多不符合法律原则和规定,因此原审判决都没有敢用直接、明确的语言认定案件事实,都是用隐晦表述认定的案件事实,既无直接证据,又无其他合法证据,都缺乏证据证明。4.原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这两笔离婚协议未涉及、未达成协议的夫妻共同财产,法院理应准许分割,请求判定全部归刘某1所有,于法有据。原审判决却对离婚协议未涉及的诉争财产按已涉及的财产判决驳回诉请,显然适用法律错误。5.原审判决严重违反《民事诉讼裁决文书制作规范》,不写明刘某1一审的25份证据、理由、辩论意见,认定的事实都缺乏证据,都不是法律事实。6.刘某2向法庭作过的虚假陈述,仅计数被本案证据证明的就有30多条。一、二审法院都在明知是虚假陈述的情况下,却不予处理,并予以采信,采信虚假陈述作出的事实认定,属于没有证据证明。
  刘某2提交意见称,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无误。1.离婚协议对财产分割已有明确约定,有关诉争的两笔资产皆由刘某1账户转到刘某2账户,刘某1完全清楚刘某2并未隐匿。60万元股票财产是购买荣丰众筹投资基金,完全属于理财产品。34万元系购买的50万元清水源信托产品清盘后退回的资金,后购买了建行的“乾元日新月异理财产品”。刘某1对此曾起诉,法院判决驳回了刘某1的诉求,亦裁定驳回其再审申请。刘某1之所以起诉本案,是因为离婚后刘某2不同意刘某1的用车要求,刘某1涉嫌触犯虚假诉讼罪。2.申请书的一个核心要点是110万元属于离婚协议书第二条第三款约定“未列明”财产,应该由双方协商分配。事实上,该条款对象是指双方的私人生活用品。3.申请书的另一个核心要点是刘某1在银行转账记录等铁证面前,不得不承认她知晓用于理财的***从她账户转到刘某2账户的,但却认为离婚时她不知理财去向,并认为这些理财完全亏掉了,不存在了。这种说法自相矛盾,并与事实相悖。4.申请书的再一个核心要点是刘某1认为离婚协议中的理财产品”只能被理解为银行短期理财产品,不应该包括信托、股票等。这种认知也是与事实和法律相悖的。故请求法院驳回刘某1的再审请求。
  本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再审期间,刘某1提交前诉两审庭审笔录、刘某1银行明细、微信记录等作为新证据。经核,上述证据尚构不成新证据。本案刘某1一审起诉请求,依法分割刘某2隐匿的夫妻共同财产,包括股票价值***全部归刘某1所有,刘某2支付本案的诉讼费。刘某1与刘某2原系夫妻***议离婚。《离婚协议书》中约定:“三、(1)存款:各自名下的存款和理财产品归各自所有,保持不变。”依据前诉与本案查明事实,综合刘某2在本案中陈述的购房贷款情况、还款情况、财产投资情况以及刘某1对投资意向的知晓,原判认定刘某1在协议离婚时知*****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具有高度可能性并无不当,双方在离婚协议中明确约定“各自名下的存款和理财产品归各自所有,保持不变”,该约定对刘某1、刘某2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刘某1在本案中认为,刘某2为隐匿财产在离婚前给其造成理财已经全部亏损的假象,故而其认为已经没有其他财产可分,及诉争款项均不应属于理财产品的理由不足以推翻原判决。刘某1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再审主张。刘某1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某1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段春梅
审 判 员 李 炜
审 判 员 肖 菲
二〇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王瑞娜
书 记 员 赵思源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离婚财产律师 刘某1与刘某2离婚后财产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