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离婚纠纷律师 武汉江岸区离婚律师 江岸区离婚财产律师

协议离婚 武汉离婚律师 81℃

吴某与222某1抚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吴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原、被告的婚生女222某2由原告抚养;2、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按月支付婚生女222某2自抚养关系变更之日起至女儿十八岁止的抚养费,按照每月抚养费2000元的标准计算,女儿的教育费、医疗费双方各付一半;3、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自××××年××月××日起至2020年11月5日期间原告垫付婚生女222某2的教育费、医疗费总额41995.19元及自××××年××月××日起至抚养关系变更之日止的生活费,按照每月抚养费1000元的标准计算;4、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在××××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原告于××××年××月××日生育一女。后因感情不和,原、被告双方于2013年6月28日达成离婚协议,并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协议书中约定婚生女由被告抚养,读书和教育费用各自承担一半。从办完离婚手续至今被告因工作原因不能有效陪伴和教育孩子,孩子的升学和教育问题一直都由原告在管。离婚后,孩子的生活由爷爷奶奶照顾,共同生活在面积狭小、配套较差的环境里。现在女儿已进入青春期,爷爷奶奶年事已高,被告工作不稳定,无法满足孩子日益增长的生活、教育和心理需要,维持现状不利于孩子222某2成长。原告作为母亲,有稳定收入来源和经济条件,能为女儿222某2成长提供优越的条件。按照双方的离婚协议原告每月应支付孩子1000元生活费,原告一直积极履行自身抚养义务,但自××××年××月××日起至今,婚生女一直跟随原告居住,被告没有支付婚生女222某2的任何生活费用,不尽抚养义务。被告应该返还原告垫付的孩子从××××年××月××日至2020年6月30日的生活费12000元(生活费标准暂按1000元/月)。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原告还负担了孩子教育费59751.25元和医疗费1258.12元。根据离婚协议,上述教育费和医疗费也应由被告承担一半即总共30505.06元。总之,被告应该支付原告总费用为42505.06元。现原告起诉来院。
  被告222某1辩称:一、被告与原告已于2013年6月28日离婚,离婚原因是女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存在不忠行为。考虑到原告带着女儿222某2再嫁不方便,双方协议婚生女222某2由被告抚养,原告每月向被告支付抚养费1000元,至222某218岁时止。离婚后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被告一直未再婚,只想好好照顾女儿,和父母共同抚养好女儿。一家人都以女儿为生活重心,被告也一直努力工作为女儿提供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而原告已于××××年××月在江岸区离婚律师婚姻登记处再次登记结婚。二、在原被告双方婚姻存续期内,全家三人的生活都是由被告的父母照顾、料理,包括一家三人的衣服、用品洗涤及每日在家的餐食采买、制作以及原告每日带到单位的餐食。自2013年6月28日双方离婚后女儿222某2长期与被告、被告父母共同生活。被告父母一如既往地主动承担了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及回家后生活的照料义务。被告工作之余的时间都在陪伴孩子,行使父亲的职责。两位老人在孩子身上倾注了全部心血,与孩子感情非常好,照顾孩子生活学习是两位老人生活的重心。被告父母作为祖父母,要求继续抚养孙女222某2,并且有能力帮助被告照顾好孙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4款:“父方与母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应当考虑孩子222某2继续由被告抚养。三、被告在住房、经济条件上可以很好的抚养孩子,与孩子共同生活期间全心全意的照顾孩子,尽到了抚养义务。孩子222某2在武汉六中上智中学读书,距离被告住房(武汉市江岸区解放大道1050号4楼1号)仅370米,被告父母可以每天接送孩子、给孩子送饭;而原告常住东西湖鑫桥社区离孩子学校13公里,日常通勤时间就要花一个半小时,经常是孩子一个人坐车上下学。显然从住房条件及孩子的人身安全考虑上看,被告方更有利于抚养孩子。关于变更抚养权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6款规定了四条理由,即:(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本案显然均不符合司法解释变更抚养权的法定情形,女儿222某2应当继续由被告继续抚养。四、原告并未尽到法定抚养义务。从2013年9月22日开始至2019年5月15日(5年零8个月),原告共计向被告支付抚养费42600元整。按双方离婚协议中约定抚养费1000元的标准,原告应当支付68000元,实际上少支付25400元。这期间,孩子教育、保险、医疗费用等各项大额支出,全部都是由被告一人承担,原告从未负担过。离婚后,被告和被告父母共同将孩子从5岁抚养到13岁,原告在经济和感情上都未曾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在法律和情理上都不应当将女儿的抚养权变更为原告。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告在经济、教育生活、心理需求等各方面都尽到了抚养义务,给孩子提供了良好的成长环境,依法不应当将抚养权变更为原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的事实如下:吴某与222某1于××××年××月××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222某2(××××年××月××日出生)。2013年6月28日,吴某与222某1自愿协议离婚,双方在《自愿离婚协议书》第一条中约定:“婚生女222某2生于××××年××月××日。离婚后由男方抚养,女方每月付抚养费人民币1000元整,抚养费打到账号,到十八岁止。女方每周五下午接孩子,周日下午送回男方处。节假日跟女方度过。读书、医疗费用双方共同承担,各付一半”。协议还约定有其他内容。离婚后,婚生女222某2随222某1及222某1的父母共同生活,直到2019年6月222某2由吴某接走并随吴某一直生活至今。现222某2就读于武汉六中上智中学。222某2由吴某抚养期间,222某1未向吴某支付抚育费,吴某经向222某1催要抚育费未果,故吴某诉至本院。
  审理中,吴某向本院提交票据一组,拟证明2019年6月至2020年11月期间222某2花费教育培训费用76920元、服装费用1831.63元、书本费854.5元、餐费1218元、医疗费1258.12元、其他费用650元(即医保费250元、保险费200元、班费200元)。上述费用合计82732.25元。222某1对书本费854.5元、医疗费1258.12元无异议,对其余费用均有异议,认为其中教育及培训费用未与222某1协商,餐费及医保费、保险费、班费等其他费用属于抚养费中的内容。
    本院认为:吴某与222某1签订的《自愿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吴某与222某1离婚后,对子女均有抚养的权利和义务。确定婚生女222某2由哪一方抚养,应从有利于222某2身心健康成长,保障222某2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结合吴某与222某1的经济能力和素质予以综合考虑,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三条规定“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1)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失生育能力的;(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3)无其他子女,而另一方有其他子女的;(4)子女随其生活,对子女成长有利,而另一方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性疾病或其他严重疾病,或者有其他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形,不宜与子女共同生活的”,本案中,吴某与222某1离婚时,已对婚生女222某2的抚养权以及抚育费负担问题达成协议,该协议具有约束力。离婚后,婚生女222某2一直由222某1抚养,直到2019年6月222某2才由吴某接走并随吴某一直生活至今。吴某起诉请求变更抚养关系的主要理由是:1、222某1自××××年××月××日起至今没有支付婚生女222某2的任何生活费用,不尽抚养义务;2、孩子的生活由爷爷奶奶照顾,但是几人共同生活在面积狭小、配套较差的环境里,现在女儿已进入青春期,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加之222某1的工作不稳定,无法满足孩子日益增长的生活、教育和心理需要,维持现状不利于孩子222某2成长。但是,××××年××月××日起至今,婚生女222某2系随母亲吴某共同生活,在此期间,222某1虽未支付相关抚养费用,但是其在庭审中亦表示愿意承担合理的抚养费用,故吴某的第一项理由不足以说明222某1不尽抚养义务,也不足以成为变更抚养关系的充分理由;关于生活居住环境,222某2此前与其父亲222某1及爷爷奶奶共同生活,222某1与其父亲222望初承租的位于江岸区解放大道1050号的公房系相邻关系,两套公房面积合计近80平方米也能满足日常生活需要,且222某2现就读的武汉六中上智中学距离前述公房距离较近,从交通便利来看,也有利于222某2的上学情况,故吴某的第二项理由也不足以成为变更抚养关系的充分理由。综上,对吴某提出变更抚养关系及要求222某1支付变更抚养关系后抚养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第一千零八十五条“离婚后,子女由一方直接抚养的,另一方应当负担部分或者全部抚养费。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前款规定的协议或者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者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及《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的规定,结合《自愿离婚协议书》中“婚生女222某2生于××××年××月××日。离婚后由男方抚养,女方每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1000元整,抚养费打到账号,到十八岁止。女方每周五下午接孩子,周日下午送回男方处。节假日跟女方度过。读书、医疗费用双方共同承担,各付一半”的约定,对吴某提出222某1支付抚养费的诉讼请求,因自××××年××月××日起至今,222某2一直随母亲吴某共同生活,故222某1应参照前述协议书的标准支付相应抚养费,即222某1应向吴某支付自××××年××月××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生活费(按照每月1000元的标准支付)。
  关于吴某提出222某1支付其垫付的教育、医疗等费用的问题。222某1在审理中表示对书本费854.5元、医疗费1258.12元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故222某1应负担书本费、医疗费的一半即书本费427.25元、医疗费629.06元。对于教育培训费用76920元,未抚养子女一方应支付的抚养费包括“必要”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根据我国目前的教育现状,必要的教育费应是指依照国家关于教育方面的相关法律、法规或政策规定接受或维持正常教育所不可缺少的基本费用,具体包括:属于国家法律或政策允许收取的费用支出;属于接受或维持正常教育的费用支出;必须是不可缺少的基本费用支出,而非任意性费用支出。因此,我国法律规定对子女抚养费的确定只限于子女尚在校接受高中及以下学历教育阶段的必要的抚养、教育费。一方未经协商擅自支付必要费用之外的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的,要求另一方分担的,未同意一方对该部分费用不必负担。本案中222某2所花费的上述教育培训费用,222某1表示未与其协商,吴某亦未提供证据证明222某2当初进行课外培训曾得到222某1同意,因此吴某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对于服装费用1831.63元、餐费1218元、其他费用650元(即医保费250元、保险费200元、班费200元),因服装费用、餐费及医保费、保险费、班费等其他费用已包含于抚养费中,故本院不再重复予以支持。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第一千零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222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吴某支付自2019年6月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生活费(按照每月1000元的标准支付);
  二、被告222某1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吴某支付书本费427.25元、医疗费629.06元;
  三、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222某1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62元,减半收取431元由被告222某1负担156元,由原告吴某负担275元。因上述费用已由原告吴某预交,故被告222某1在支付上述款项时,将上述费用一并支付给原告吴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转载请注明:武汉离婚律师网 » 武汉离婚纠纷律师 武汉江岸区离婚律师 江岸区离婚财产律师

喜欢 (0)